《送你一颗子弹》

一盒薄荷糖:

发觉脑子里有太多事,特别爱想些有的没的的时候,就应该读些杂书。读些别人脑子里的有的没的,就会觉得,恩,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是神经病呢。上马克思的时候,恰好同学手里有这本书,就借来读了一篇,讲得是刘瑜她说自己特爱猪头肉,“一个有着丁香一般愁怨的姑娘却爱上了猪头肉”,看到不停地笑。我才不会说我最爱的是猪耳朵呢。读着读着越来越想和这位豪迈的女博士来个拥抱,我点着我愚昧的脑袋,泪流满面地在心里喊着知己。

作者对生活的嬉笑怒骂都展现在书里,学问精深,却没有半点卖弄,反而时常拿自己的学位和经历来调侃一番。想起一句话,“我要谨遵教诲 永世不得装逼 控制自己愚昧的文艺”。感觉这世上牛人太多了,但是能做到不装的还真是稀世珍品。文化娱乐,喜欢与否关键是与人的生活经历有关,而喜好这种事情就如吃菜一般是绝对私人的事情,为什么会有品味的判别呢,从来不觉得爱吃香菜就比爱吃胡萝卜高明许多。除非是自己真正喜欢,否则随着大流还真会把胃口搞坏。

刘瑜对于爱情的态度,确实十分有趣。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个理想的状态,但是你要如何才能控制自己的内心,不让自己纠结呢?这就是女生吧,把大把的情绪与精力花在那些“爱”与“不爱”的状态上。记得她说:如果历史上的女人们把精力花在学习与研究上,这世上不知会有多少女爱因斯坦,女牛顿呢。哈哈,确实如此。

借我这本书的某同学和我说,她一个人在美国住了好多年,很孤独呢。孤独吗?是啊,大概是那种看着烟花绽放的美景,想要尖叫却无人可以拥抱的孤独。只是觉得,相比孤独,她更是爱惜自己的人。可以一个人给自己泡咖啡,在午后读本书,也可以约上好友在街头喝啤酒吃烧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维度,她大概因为懒就觉得没有必要拼命躲开那个孤独吧。总是要学着强大到可以时刻拥抱安慰自己。“你要俯下身去,朝着幽暗深处的自己伸出手去。”她说。

又如政治。她说“这个世界的得救,需要的也许不再是振臂高呼时的豪迈,而是一个外科大夫对待一颗跳动心脏时的纤细。”这世界有许多以“正义”为理由的战争,有许多以“大局”为理由的牺牲。如流氓一般思维,我以为。那些应有的逻辑与法治在所谓的道德面前似乎一文不值。最感动书中的这句话是“改造世界对他来说不是将一个制度连根拔起,而是从给予身边的人一点一滴的温暖开始。”对啊,与其在论坛里发泄反帝国主义情绪,为什么不给亲人打个电话呢?这样的温暖是不是更有力量呢?当然这并不是说对于政治漠不关心,只不过面对政治,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无知。总是有种,啊,这个方面我不懂,不知道怎么判断的感觉。现在的新闻总是在掺杂虚假的内容里又带着些情绪,都把观众当傻瓜了吗?新闻只需负责事实,而判定就由大众自己来就好了。这种局面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呢。

反过来看自己的生活。老实说,我充满感激。也许有时候总是会被情绪所控,将生活计划搅和地七零八落。但是每一天总会有,部分崩塌的世界观又被新的世界观所填补。一直觉得人的成长,就是一个不断崩塌与重建的过程。崩塌的部分与重建的部分,逐渐塑造出此时的你。

所以,我感激那些让我内心崩塌的坏事,那些重塑我的美好的人和书。


 
评论
热度(175)
  1. UNKNOWN芝士猫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超爱这本书‘~
© Y.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