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中的自己(文/李赢)

阅读文字:

文/李赢

kobeckham

自由的裂缝,还是裂缝里的自由。我们都在不断奔跑,不敢停下,朝着太阳,躲过暴雨,错失风雨过后的彩虹,像个孤独患者自我拉扯。

 

人生中,真的是有最后一面的,从此再也遇不上。电梯门一开,银灰不锈钢冰冷冷的铁杆扶手,墙上有标示着辅助行走仪器,看到有一位穿着白大褂靠近躺在不锈钢手术推车,听诊器管道通过介质传播,传入医生耳朵,不顾病人在呢喃着什么,我乍眼再一转头一看 精神科。

 

一直对精神病人由于很强的窥探心,虽说喜怒无常,做着正常人无法理解不可理喻的行为,眼神飘游或是呆滞,随靠随行,随坐随走,说着没人猜的透的谜语。掀起衣服,捏着大皮球的肚子,手舞足蹈,随意扭曲。之所以能被他们吸引大概是心底渴望像他们一样单纯的偏执不在乎外界吧。社会一直排斥精神病人,但若能仔细窥探他们的世界,精神病人,离得那么近,仿佛就是身在其中。换个位置观看,精神病人站在精神的云端,不解地俯视着俗世中奔忙的我们,我们不停着追逐,似比正常人眼中的精神病人更疯狂,更可怕。精神病人,他们更靠近真实和自己。每个人都有隐藏的自己,即疯狂又沉默,既天真又哀伤,我们眼里的他们,貌似不正常但好像快乐,我们眼里的我们,貌似正常但未从快乐。

 

离开那里,我走到附近一家面馆,杵在欢迎光临的红毯子上,透过玻璃门,里面的人都很忙手舞足蹈,忙着招呼客人忙着打电话忙着数钱按着计算机,生意太好的缘故,座无虚席,等了小会才腾出一人座来。我坐在已经开始用餐的情侣对面,光头带着帽子右手还插着针管和胶布,刚做过化疗的女生,旁边有个年龄大些的男生,他们吃到最后要走的时候俩人的话都不多,大概是相处久了不需要语言这个介质。他们一定,一定,一定能很好。患难见真情。

 

生命中,有很多个时段,在最难捱的时刻都应该试着独自熬过去,朋友会分离,爱人会分开,无论你多么渴望某个人能给予你帮助,都要忍耐,忍过一番接着一番,用最孤独的时光才能塑造最好的自己,然后你才能笑着对旁人云淡风轻的说起从前无法碰触的事。走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散了,时间在走,朋友在变,爱人在换。

 

没关系,孤独塑造出最好的自己。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评论
热度(499)
  1. 闹闹小馋猫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2. 轩-Ingrid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 Y.E.N|Powered by LOFTER